本网站需要合作可以联系站长

快手小兰个人资料(抖音网红“小兰”炼成记)

2021-05-20 09:59:50

小兰别动,别名小兰,广东人,快手、抖音红人,娱乐主播,快手直播间ID为:xiaolanstand,直播时间不定时。小兰别动目前为止在快手上获得了1317.2万粉丝的关注,共发出视频作品108个,作品获赞无数,可见小兰别动在快手备受欢迎。小兰别动出生于1998年9月1日,个人简介:记录龅牙妈妈和帅气女儿的搞笑日常 不更新就是龅牙妈妈和包租婆吵架去了 小兰只认识芋头,其他我不认识哦!
 
小兰别动
 
小兰”小两口现在对拍短视频已经驾轻就熟。
 
原标题:
 
抖音网红“小兰”炼成记:她记录的就是深圳打工族的日常
 
晶报2019年06月27日讯 抖音“小兰”账号里,一条34秒的视频显示为刚刚上传。视频中,前来采访的记者反倒成了被“暗访”的对象:抵达、采访、拍摄和交流的过程都被“悄悄地”记录了下来。“第一次被记者采访,有点小激动。”“小兰”在这段视频介绍里如是说。6月6日晚,距离采访结束过去5个多小时,这条短视频的点赞量已接近10万次。用一个“抖音”玩家的话说,近10万个赞,那至少是两三百万人看到了视频。
 
其实不用大惊小怪,对于在抖音上拥有270多万名粉丝、3242万多次点赞量的“小兰”来说,这样的关注度只是一种常态。
 
一餐家常饭视频被179万人点赞
 
被关注的感觉,是慢慢发生的。
 
2019年3月,抖音“小兰”上传了一条视频。“这是我们来深圳的第329天。”视频里,一位年轻女孩吹干自己的头发后,扎起马尾,走进厨房。煤气灶上,一口黑色的平底锅烧得热油滋滋作响,女孩把切好的土豆片倒进锅里,开始准备一天的晚饭。这时,男孩从工地下班回家,把顺路买来的干辣椒递给女孩。女孩从冰箱里取出前一天吃剩的白切鸡,搭配干辣椒回锅炒热,变成一盘辣子鸡端上了桌。
 
那是一间位于龙华观澜片区的出租房,不到20平米,月租600多,室内一张双人床,一个衣柜,一张木桌和几张塑胶板凳几乎就是全部摆设。
 
女孩和男孩并排坐在床前,撑起的方桌上摆了三盘热腾腾的饭菜。吃到一半时,“他说差瓶啤酒,想出去买。”男孩笑着看了一眼女孩,放下手中碗筷转身就跑出了门,回来时提着一只红色塑料袋,“这下如愿以偿了”。镜头前,两人边吃边聊,男孩没吃饱,女孩又给他装了一碗米饭。晚饭后,两口子带着两个孩子,出门倒垃圾,“然后一起去超市买了一袋米”。昏暗的路灯下,一家四口手牵手的倒影被投射在回家的路上,也被记录在这段视频的最后一幕。
 
因为这一顿家常饭,这条40多秒长的视频在抖音的点赞量达到了179万,评论里的留言也随之炸开了锅——“看似很简单,却让那么多人羡慕不已”,“为什么看起来感觉好幸福,不是特别有钱,却特别充实的那种幸福感”,“一家四口的影子,感动鼻酸”……
 
这位女孩叫杨雅兰,今年24岁,是抖音账号“小兰”的主人;男孩叫陈以军,比杨雅兰年长两岁,是她的丈夫。
 
一开始,杨雅兰并没想过会有那么多人关注自己。直到有一次,她和丈夫去东门玩,到小店里买奶茶的时候,老板悄悄告诉她给了他们一个折扣。“买单的时候老板叫了我一声小兰,我就知道了,他肯定认识我。”杨雅兰腼腆地笑笑。
 
这种来自陌生人的关注,杨雅兰曾经难以想象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 
拍视频成了这对小两口生活的一部分。
 
曾经年少叛逆,17岁出走上海打工
 
杨雅兰是重庆人,由于父母常年在深圳打工,从小跟着爷爷奶奶在山上生活。那一带的村子离市区偏远,山路不好走,去一趟重庆市至少要4个多小时的车程,所以杨雅兰平时甚少有机会去市里,即便是县城都很少去。那段与父母长期疏远的时间,让这个小女孩“对爸妈有点陌生”。
 
15岁那年,杨雅兰读完初二便辍学回家。“当时可能比较叛逆吧。”杨雅兰坐在床前,两手摩擦着,微微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,“好多同学都不读书了,出去打工回来都说挣了多少钱,所以越来越多的人就不读了。”杨雅兰坦言曾后悔过这一决定,但当她想重新回到学校念书时,没有得到爸妈的同意。
 
辍学后的杨雅兰开始了打工生活。她来到深圳,在一家手表工厂里帮爸妈打下手,“工资都发给爸妈了,每个月给我100块钱的零花钱”。杨雅兰不喜欢在工厂上班,“早上8点上班,天天加班到晚上10点太辛苦”,后来有同学介绍了一份在上海做餐饮的工作,听说一天只用做8个小时,她顿时动了心。
 
那一年,杨雅兰17岁。爸妈不同意她去上海,她只好找到同样在深圳上班的爷爷求助,“爷爷给了300块钱,我就带着这些钱买票一个人偷偷走了。”杨雅兰说,一张车票200多块钱,买票后身上没剩几个钱,在车上没敢掏钱买饭吃。
 
到了上海,杨雅兰突然联系不上同学,“打不通他们的电话,我一个人在那里哭。手机没电,我都感觉我要饿死在那了”。杨雅兰无措又难过。她揣着最后一点钱走进车站附近的网吧,试图用QQ联系同学,幸运的是最终联系上了他们。“那时候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了,叫了个出租车坐到那儿还是他们帮我付的车钱。”杨雅兰长吁一口气。
 
20岁结婚,嫁给不懂浪漫的他
 
杨雅兰落脚在上海一家西餐厅,开始做起调制咖啡、果汁和鸡尾酒的工作。当时负责给她培训的是来自同村的陈以军。用杨雅兰的话说,两人虽然生活在一个村子里,但只是读书时见过,真正“认识”的地方在上海。
 
虽然都是90后,但杨雅兰和陈以军谈起恋爱来却不太浪漫。“我们两口子到现在就看过一次电影。”倚着门框站在杨雅兰身旁的陈以军摸摸后脑勺,鼓着腮帮子笑笑说。回想起那段看电影的经历,杨雅兰情不自禁大笑了起来。
 
那时两人在上海打工,陈以军的姐姐买了电影票因为临时有事去不了,把票让给了他们。第一次走进电影院的两人毫无主意,随便挑了一部《里约大冒险》,“想着是什么惊险片,后来一看竟是动画片”。杨雅兰和陈以军坐在影厅里,身边几乎全是小孩子,电影还没看到一半两人就灰溜溜地跑了出来。
 
没有求婚,没有办酒,恋爱过程“不像电视剧那样浪漫”,杨雅兰在20岁那年还是嫁给了大自己两岁的陈以军。“没有觉得年纪小再等等。”杨雅兰说,从小到大跟着爷爷奶奶生活,那种不被爸妈重视的感觉让她一直想组建起属于自己的家庭。
 
2016年,他们迎来了两个孩子。打那时起,杨雅兰辞去工作当起了全职妈妈。每天一早醒来,陈以军出门为生活奋斗,杨雅兰在家料理一切。因为双方爸妈都在上班,只有住在深圳的爷爷奶奶可以抽出时间帮忙照看孩子。一年过后,无奈的杨雅兰不得不选择与丈夫暂时分开,只身带着两个孩子到深圳投靠爷爷奶奶。
 
小兰”在抖音上已有270多万名粉丝。
 
本为打发时间,一不小心成“网红”
 
2018年是网络视频发展突飞猛进的一年,许多网民加入了视频分享的浪潮。根据报告显示,截至2018年12月,网络视频用户(含短视频)规模达7.25亿,网民使用率为87.5%,网络视频(含短视频)是仅次于即时通讯的中国第二大互联网应用,高于搜索和网络新闻。
 
杨雅兰也开始玩起“快手”和“抖音”。没有学习过拍摄和剪辑,零基础起步的杨雅兰上网摸索。“看哪个视频做得好,我就去看他们的留言,一般都会有人问怎么拍,怎么剪,用什么软件,我就跟着去下载,自己琢磨。其实也不难,挺简单的。”杨雅兰轻松地说,平时带孩子没什么消遣的东西,学习一下也算是打发时间。
 
杨雅兰上传的视频几乎都与一日三餐有关。那些普通的食材,经过杨雅兰之手后都会变成一桌精致的家常菜,似乎隔着手机屏幕也能感受到饭香扑鼻,不少网友在视频下留言,夸赞她的厨艺。
 
“其实做饭也是跟着网上学的。”杨雅兰笑笑说,自己不太会做饭,刚开始也失败过好几回,做出来的馒头就跟石头似的硬邦邦咬不动,后来慢慢掌握了技巧,面食基本难不倒她。除此之外,她还学习一些新菜式,“比如‘网红仙豆糕’,买一个也挺贵,就自己学着做。”
 
就像写日记一样,杨雅兰每天推送一个新视频。“反正每天都要做饭嘛,所以就简单录一下,就是剪辑花点心思。”杨雅兰说,每天晚上把孩子哄睡后,趁着那段安静的间隙,她才能坐在床上开始当天的视频剪辑工作。
 
与许多短视频类似,杨雅兰会在拍摄过程中有意制造一些有趣的转场镜头,比如旋转牙膏,快速移动手机,或者打个响指。在剪辑时,她把这些转场镜头一一连接,给每个画面美颜之后,再配合背景音乐的节奏灵活跳跃,最后写入几句简短的文字和表情符号,第二天起床后再把完成的作品发到平台上。
 
团圆:“粉丝”帮老公在深圳找到工作
 
初来深圳那半年,杨雅兰常在视频里提起陈以军。她总会面对镜头露出微笑,字里行间都在给每天的生活加油打气。很少人知道,那时刚结婚不久的她就与丈夫分开两地,“一个女生带着孩子在深圳,日子挺难熬”。
 
远在上海打工的陈以军也舍不得,但在找到更好的工作之前,他不敢贸然辞职。夫妻俩分开的时间走到了第7个月,抖音上一封陌生人的私信引起了杨雅兰的注意。“那是一个老乡,说可以帮我老公介绍一份在深圳的工作。”杨雅兰简直不敢相信这番突如其来的好意。抱着“试一试”的心情,见到了这名老乡,一块石头落了地。
 
陈以军马上来到深圳了。“(在工地上)做水电,做完一个工地再到另一个工地,挺累的,但是工资高点。”杨雅兰回头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丈夫说,在上海打工时,丈夫每月工资2000多块钱,对于有两个孩子还要租房生活的家庭来说难以为继。而到了深圳后,丈夫每接一次活,一天就能领到300块钱收入。“只要有活干,一个月5000块钱是有的。”杨雅兰咧嘴笑笑,“我就只能帮衬家里了,把家里搞好。”
 
其实,与丈夫重聚才是杨雅兰最欣慰的事。陈以军落脚深圳不久,杨雅兰在抖音上更新了一段视频:这天陈以军下班早,回家的时候女儿帮忙开门。陈以军小心翼翼地刚推开一条门缝,就看到两个杵在门口咿呀学语的孩子抬头望着自己笑。这天晚上换陈以军下厨,掂锅,下料,翻炒,一盘鸡蛋火腿炒粉热气腾腾地上了桌,虽然“味道难以琢磨”,但一家四口吃得乐呵。视频介绍里写有一句话,“他在深圳打工,我便带着两个孩子跟着他,一家人在一起才像个家。”
 
时间久了,这种用短视频记录生活的方式成为杨雅兰的一种习惯。从开设抖音账号至今,杨雅兰制作上传了137个视频作品,共收获3242万多次的点赞,而她在抖音上的粉丝也随着作品的日积月累涨到270多万人。
 
快手小兰个人资料(抖音网红“小兰”炼成记)
 
商机来临:“人生中第一次穿上婚纱”
 
“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看她的作品?”市民高剑(化名)有些不解。他在抖音上快速浏览了一遍视频,一脸茫然。两年前,高剑大学毕业后辗转几座城市找工作,最后落脚深圳当一名销售员,对视频里的许多画面都十分熟悉,“这就是深圳打工族的日常生活啊”。
 
“小兰”走红,有人不看好,也有人欣赏。市民贾晓玲(化名)在抖音上关注“小兰”已有一段时间,“这两口子感觉比较实在,抖音上很少有这样的人,主要就是真实”。在贾晓玲看来,“敢于把自己的生活完全展示在大众面前,不顾大家的眼光看法,不伪装自己,这就挺厉害的。”
 
接受晶报记者采访期间,杨雅兰放置在床头的手机不断发出清澈的短讯铃声,但坐在床前的她始终无动于衷,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些突然闯进生活的异样。“每天有很多留言,会看,但看不完。”杨雅兰笑笑说,也有人给她发私信,“比如会问锅在哪里买的”。
 
也有人看到了“小兰”的商机。杨雅兰开设抖音账号半年后,接到了第一单广告生意。那是一个睡衣广告,能赚大约1万块钱的广告费。可以为家里补充一些家用,这让杨雅兰很满足。
 
“最近还接到了一个广告。”杨雅兰突然提高嗓音,“一个免费到云南拍婚纱照的广告,后天就出发去大理。”结婚4年,杨雅兰没有穿过一次婚纱,和丈夫更是没有一张正式的结婚照。夫妻俩商量着索性趁这次机会,把这个遗憾弥补上。
 
6月10日,“小兰”照常发布了一条新视频。视频里,杨雅兰和陈以军一人抱着一个孩子兴致勃勃地走下高铁。他们住进大理的酒店,叫了外卖,吃过饭后马不停蹄地赶到婚纱店。看到一件件雪白的婚纱挂在衣橱间,杨雅兰抑制不住地发出感叹,“人生中第一次穿上婚纱,今天我也当了一回公主”。
 
在大理的日子,杨雅兰和陈以军弥补上许多遗憾:第一次穿上情侣装在街头热恋;第一次西装革履,第一次披上婚纱,拍下第一套婚纱照;第一次手牵手走进结婚礼堂,默默许下“我们一直这样幸福下去”的心愿;还有第一次求婚——在穿着婚纱的杨雅兰面前,陈以军手捧鲜花“砰”的一声双膝跪地,低下了脑袋,尔后才反应过来不对劲,匆忙抬起右膝,重新来了一次正确的求婚姿势。
 
“这就是我们热气腾腾的人生啊”
 
“虽然我们没什么钱,也不是太富裕,但是觉得这样简简单单的也挺好,也是一种平凡的幸福。”坐在10多平米的出租屋里,杨雅兰和陈以军相互对视了一眼,嘴角都露出默契的笑。
 
6月26日,杨雅兰在最新一段视频里感慨“不知不觉已经搬家两个月”。她放下手里的账单,上面记录着房租650元、水电500元。杨雅兰用手机给房东转去了费用,随后带着孩子上街买菜。昏暗的天空下起小雨,杨雅兰和孩子躲在屋檐下,直到雨停再匆忙跑回了家。傍晚,陈以军从工地下班,一进门便凑到桌子前端详杨雅兰炒好的两道下饭的辣菜。只可惜电饭锅突然坏了米没煮熟,最后临时下了一把面条代替。
 
“这是深圳的打工生活。”杨雅兰说,虽然平平淡淡,但是有家的感觉就有幸福。
 
“我们都喜欢深圳,这里确实非常热情,如果一直有活干,我们愿意长期在这里。”陈以军笑笑,眼神不自觉地落在了床头的一本电工基础手册上——最近,他在为考证做复习准备。
 
杨雅兰曾在过去上传的视频里提起,“深圳,是一座承载了千万梦想的城市”。之于他们,这个梦想里有家,有事业,还有对未来的希望。就像这对夫妻在视频里记录的那样,“这就是我们热气腾腾的人生啊!”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爱贝网整理,不代表个人观点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wsjzxx.com/liuyan/7891.html

关于博主爱贝网
爱贝网【QQ:1075841419】专业提供海量的营销软文知识推广平台;是一站式品牌传播、媒体报道、软文推广,新闻源发布,自媒体发稿、快手、抖音、小红书、短视频、网红直播、试管婴儿知识等全网营销知识。
  • 文章总数
  • 1071625访问次数
  • 建站天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