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网站需要合作可以联系站长

百亿富豪被悬赏1000万原因是什么(浙江百亿富豪变老赖被千万悬赏)

2021-11-13 10:45:17

2021年9月16日,红星资本局在阿里拍卖平台发现,接下来的25天内,将有4家法院拍卖执行的5起案件,都指向了同一人——上市公司ST中昌(中昌数据,600242.SH)实控人陈建铭及其关联公司,拍卖涉及多套房产和车位,起拍价合计近2.8亿元。
 
不久前,青岛中院发布的一则悬赏公告,才将陈建铭送上风口浪尖。根据公告,由于被执行人陈建铭及相关法人上海三盛宏业投资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“三盛宏业”)等拒不履行1亿元债务、利息及违约金,申请执行人向法院申请发布执行悬赏公告征集被执行人财产线索,按实际到位执行款的10%支付悬赏金,即最高1000万元。
 
公开资料显示,两年前,陈建铭还是胡润百富榜身家百亿的富豪。如今,他却沦为“老赖”,成了悬赏对象。天眼查APP显示,从2019年至今,陈建铭已11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,未履行比例达100%,被执行的总金额超132亿元。
 
作为ST中昌实控人的陈建铭,这两年究竟发生了什么?
 
拍卖执行5起案件
 
包括开发的房屋等,起拍价合计近2.8亿
 
根据阿里拍卖官网信息显示,即将拍卖陈建铭及其关联公司财产的4家法院,分别是浙江的杭州中级人民法院、舟山定海区人民法院,上海的金融法院和浦东新区人民法院。其中,上海金融法院涉及2起案件,其他法院各涉1起。
 
陈建铭实控的杭州三盛房地产有限公司名下房产将拍卖
 
百亿富豪被悬赏1000万原因是什么(浙江百亿富豪变老赖被千万悬赏)
 
红星资本局注意到,除1起案件所涉的房产在杭州外,其他4起均在上海。
 
其中最先上拍的,是9月20日拍卖的杭州西湖区颐景园综合楼103和401室,处置单位是上海浦东新区法院。根据阿里拍卖信息,拍卖建筑为办公楼,建筑面积达988.86平方米,评估价为1832万元,起拍价为1283万元,相当于打了七折。
 
值得注意的是,颐景园综合楼背后就是杭州颐景园小区,它是陈建铭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涉足地产行业后,在杭州推出的第一个“颐景园”项目,“颐景园”也由此成为陈建铭房产公司的标签之一。
 
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和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显示,这两处办公室拍卖涉及一起保理合同纠纷案。
 
这起案件的原告是创普商业保理(上海)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创普公司),被告中除陈建铭、何永祥2人外,其他3者均为公司:中昌大数据股份有限公司(即ST中昌)、舟山中昌房地产有限公司、杭州三盛房地产有限公司。透过股权关系可以看到,这3家公司实控人均为陈建铭。
 
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,2018年9月,创普公司与ST中昌签订《有追索权保理合同》,约定在一年内,创普公司向ST中昌提供最高额度4000万元的保理金融服务,陈建铭等以名下财产为担保,与创普公司签订抵押合同。次年6月,ST中昌申请支用了2800万元,但等到9月到期了,ST中昌却未支付到期款项,于是创普公司将他们告上法庭。
 
最终,法院判决ST中昌支付创普公司保理融资本金、利息、律师费合计2905万,并支付逾期利息。如果ST中昌未支付,其他提供担保的被告承担相应责任。
 
于是,杭州三盛房地产有限公司名下的颐景园综合楼的房产进入拍卖程序。
 
此外,9月26日和9月30日分两次开拍的上海浦东新区8套一手房房产,在业界引起了较高的关注度,它们均由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处置。
 
根据阿里拍卖信息,这8套房产位于浦东新区听锦路35弄和36弄,拍卖页面上的图片显示,所在小区名为“惠南颐景园”,产权归属开发商上海三花颐景置业有限公司。这些房产于2017年12月30日竣工交付,有的是3房2厅2卫,有的是4室2厅2卫,面积从128-146平方米不等,起拍价最低的419万元,最高的546万余元,8套房起拍价合计约3802万元。
 
即将开拍的上海浦东颐景园小区8套房产均是一手房
 
而上海金融法院拍卖的两笔,起拍价相对来说都比较高:一笔是上海市黄浦区毛家园路88弄3号2001室及地下1层车位,这里是毗邻上海外滩的华润外滩九里小区,起拍价2943万余元;另一笔是位于上海市松江区九亭镇虬泾路的房产,目前二拍起拍价近1.96亿元。
 
曾位列胡润百富榜
 
因操纵上市公司股价被证监会处罚
 
根据ST中昌公告内容显示,1956年出生于浙江舟山普陀区的陈建铭,目前为ST中昌控股股东、三盛宏业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。
 
1993年,陈建铭选择下海经商,此后回乡成立舟山中昌海运股份有限公司,主营海运业务,还涉足房产,成立舟山中昌房地产有限公司;1996年,陈建铭的房地产事业踏入杭州,两年后他推出杭州颐景园项目;2000年,他带领公司进军上海,成立上海三盛房地产;2002年后,陈建铭将总部正式迁往上海,成立了三盛宏业,至此海运、地产和投资成为他事业的三大支柱。
 
陈建铭踏足资本市场是在2007年,他借壳以养殖业绩为主的华龙集团,将中昌海运上市。ST华龙更名中昌海运后,其业务也由海洋养殖业转型到海运业务。
 
2016年,中昌海运谋划转型,他先后斥资24.7亿元,收购博雅科技、云克科技、亿美汇金等,转型大数据领域,中昌海运更名为中昌数据。
 
这一系列操作之后,在2018年10月发布的《2018年胡润百富榜》上,时年62岁的陈建铭以100亿元的身家位列榜单354位。也是在这一年,三盛宏业在“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”中位列54名。
 
但好景不长,近年来ST中昌业绩下滑明显。不久前发布的2021年半年报显示,公司2021年1-6月实现营业收入3.83亿元,同比下降18.32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2866.12万元,亏损同比扩大17905.60%;基本每股收益为-0.0630元。
 
今年6月,ST中昌还发布公告披露,陈建铭等人以“维护股价”为名,控制使用101个证券账户,在一年时间利用资金优势、持股优势连续集中交易公司股票,同时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交易,影响公司股票,共计获利1147万余元。
 
最终,证监会决定没收违法所得1147.23万元,同时处以约2294万元的罚款,并对陈建铭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。
 
ST中昌陷控制权风波
 
实控人陈建铭已自顾不暇
 
不仅如此,乱局之下的ST中昌还陷入控制权纠纷。据ST中昌9月9日晚间披露,8月份上任的新任董事长凌云迟迟未拿到公司印章、证照资料。按照上市公司所称,这些资料在前任董事长厉群南手中。
 
ST中昌表示,在公章未顺利移交期间,可能存在相关方使用上述印章签订的任何合同、协议以及具有合同性质的文件或其他书面文件的风险。对此,ST中昌均不予承认。
 
随后,上交所紧急发文,要求ST中昌核实并说明,在此期间是否存在相关方使用印章签订合同等行为,是否存在被起诉的情形;厉群南一直未移交印章、证照资料等的具体情况,明确相关事实是否真实、准确。
 
而ST中昌的公章“遗失”,要追溯到一个月前的董事长换人。公告显示,2021年8月2日,身兼三盛宏业副董事长、中昌海运总经理的凌云以4票同意、1票弃权、2票反对的结果,从厉群南手中“接过”ST中昌董事长的位置。
 
值得一提的是,在凌云竞选ST中昌董事长位置时,厉群南曾投出了弃权票,理由是“不了解新选聘人员的情况”。投出反对票的独立董事陆肖天认为,凌云是ST中昌的大股东、实际控制人(三盛宏业)推选的董事长人选,但三盛宏业曾因操纵股价被监管处罚,凌云的上任可能会给上市公司带来负面影响,董事长一职不适宜由凌云担任。
 
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,三盛宏业被执行的信息共有66条,因债务纠纷涉及的诉讼金额1亿元以上案件共计20起,累计诉讼金额58.54亿元。因债务纠纷涉及的强制执行案件共计6起,累计涉及金额35.22亿元。执行信息时间覆盖自2019年至2021年期间。
 
与此同时,陈建铭自身风险多达294条,多数因民间借贷和企业借贷纠纷而被起诉。2019年至今,陈建铭已被出具11个限消令,11次成为失信被执行人,未履行比例达100%,其被执行的总金额超132亿元。
 
乱局之下,陈建铭与他的关联公司能否挺过危机,需要等待时间验证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爱贝网读者投稿整理,不代表个人观点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wsjzxx.com/yaoyan/2021/1113/12658.html

关于博主爱贝网
爱贝网【QQ:1075841419】专业提供海量的营销软文知识推广平台;是一站式品牌传播、媒体报道、软文推广,新闻源发布,自媒体发稿、快手、抖音、小红书、短视频、网红直播、试管婴儿知识等全网营销知识。
  • 文章总数
  • 1714027访问次数
  • 建站天数